簡潔閱讀 打印本文默認增大縮小
手機閱讀本文

薩赫勒荒原(二)

時間:2021-03-15 09:51:43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朱山坡

我問薩哈,穿過大荒原要多久。

“日落之前!彼_哈臉上的淡定讓我驚訝。

何時才日落呀?這太陽似乎才剛剛升起,那么高迥無際的天空,太陽會落山嗎?極目遠眺,毫無盡頭,山在哪里?

“山在我的心里!彼_哈說。

我剛想哂笑,薩哈突然肅然起來。

“老郭就是一座最高的山!彼_哈拍了拍方向盤,仿佛是刻意提醒我,不容我置疑。

怎么突然說到老郭了呢?

我故意對他隱瞞實情!拔也徽J識老郭,只知道他是天津市著名的外科醫生,曾給非洲幾位總統做過手術,醫術很高明!

“你怎么不認識老郭呢?”薩哈驚訝地質疑我,并朝我投來不滿的目光。也許在薩哈的眼里,我只是乳臭未干的新手,他不相信我能取代老郭。

我說:“中國有很多跟老郭一樣技術高超的醫生!

薩哈說:“我知道。但老郭不僅僅是一個醫生……你竟然不認識老郭!”

因為我說我不認識老郭而惹薩哈不高興了,因而又走了很長的路,他都不發一言。眼前令人憂傷的蒼涼和不知道何時才走到盡頭的絕望,讓我也不想說話!拔乙还灿羞^七個孩子。夭折了四個!彼_哈說。

不知道從什么時候、什么地方開始,薩哈突然開了口。他說“夭折了四個孩子”把我鎮住了,我好久才反應過來,直了直身子:“怎么啦?怎么會這樣呢?”

我知道,在疾病和饑荒的多重打擊下,尼日爾的死亡率很高,尤其是兒童。在國內培訓時,看紀錄片或聽期滿回國的同事講述得知,在瘟疫流行的尼日爾一些地區,人命如草芥,尸體隨處可見,人走著走著倒地就再也爬不起來。

薩哈沒有回答我的疑惑;蛟S他覺得我壓根兒就不應該有這樣的疑惑。因為在這里,死亡不分年齡,是一個常識。他又陷入了無邊無際的沉思。

我想打破尷尬的沉默,剛要向薩哈打聽一下老郭的故事,薩哈突然一個急剎車,我的頭狠狠地碰到了車窗上。當我抬起頭來,薩哈用手指了指車頭前面,一條身材臃腫的蜥蜴正慢吞吞地擺著尾巴橫穿公路,不慌不忙,霸道得像是大荒原的主人。我明白了,是薩哈給蜥蜴讓路。

我感覺我的額頭腫了。薩哈若無其事地說,還好吧?也不向我道歉什么的。我說,有點兒暈。但薩哈并不理會我,車子繼續往前走,加快了速度,身后揚起的塵土遮住了公路。

“要不,我們聊聊老郭?”我說。

薩哈的臉上突然布滿了悲傷,連皺紋的縫隙里都堆積著難過。好一會兒也不吭聲,只是喉嚨咳了咳,像是被什么卡住了?吹酱说惹榫,我也不好再提老郭了。薩哈也沒有了說話的興趣,面包車像遼闊海面上的飛魚跳躍著前進。我擔心車子會散架,雙手緊緊抓住車頂上的扶手。但薩哈的駕駛技術真不錯,車子躍起落地都很平穩,沒有左右搖晃得很厲害。我不再提醒他“開慢點兒”,因為我也希望他盡快帶我走出這個寂寥的大荒原。

荒原越來越蒼茫,陽光越來越刺眼。我看著干旱的土地,喉嚨突然有冒煙的感覺。我拿起礦泉水吸了一大口,然后把頭探出車窗,朝飽受干渴之苦的灌木、荊棘和草甸,以及那些可能隱匿其中的動物用力地噴灑過去,希望能滋潤一下它們。

“你真是一個傻瓜!怪不得不認識老郭!彼_哈看了我一眼,搖頭道。

“我后悔沒有從國內帶來足夠多的水,否則我能把整個大荒原都澆灌一遍!蔽艺f。

薩哈笑了,用力踩了油門。車像一葉扁舟躍過海面。

車子跳躍之間,我的肚子餓了。這個點,也是午飯時間,但薩哈沒有停下來歇息片刻的意思。我可受不了饑餓,從挎包里掏出一包餅干。薩哈不吃我遞給他的餅干,也不吃車上公家的食物,只吃自己隨身攜帶的粟餅和水。我聽說了,薩哈自尊心很強,從不貪小便宜,從不吃別人的口糧的。他一邊開車,一邊啃了一半粟餅,喝了一小口水,算是午飯。剩下那半塊粟餅,他不忍再啃,放回衣袋里。我不相信那么高大壯實的一個人吃那么點兒就飽了。我可不那么省,但在薩哈面前也不好意思吃得太奢侈,只吃了幾塊餅干和一瓶從北京帶過來的八寶粥。飯后,我迅速有了睡意。盡管車子一路顛簸,我還是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。我是被薩哈又一個急剎車驚醒的。當我睜開眼睛時,看到車頭前站著一個身材高瘦的黑男。他雙手張開,攔住了車的去路。

我大吃一驚,以為碰到劫匪了。在尼亞美的時候已經被告知,近年來由于旱災,尼日爾遭遇了大饑荒,疾病盛行,餓死、病死的人隨處可見,人們求生的欲望超過了對法律和戒條的敬畏。有些地方并不太平,常有劫匪出沒。去年法國一支醫療小分隊在穿越薩赫勒荒原時便遭遇了悍匪,兩個醫生和一個司機被槍殺。我心里下意識地說了一聲:完了!

(未完待續)

責任編輯:覃維

一周熱點

月排行榜

關閉簡潔閱讀
xx00欧美极品少妇,私密按摩师在线观看中字,无遮挡很爽很污很黄的网站,正在播放学生处被破的视频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